Latest Post

路亚怎么钓 钓鱼技巧探秘水中的奥秘

 

 

没人知道他姓什么,以前是干什么的,也不知道他的实际年龄,尽管他钓鱼总是找僻静的地方,可还是走进了人们的视线。他面容清癯,腹部平平,人们称他瘦老头。

他虽然外表看着瘦,身上却藏着结实的肌肉,走起路来虎虎生风,胜过年轻人,内行人一眼就能看出他曾经是习武之人。

瘦老头经常出入松花江北岸的几处静水江汊,有时偶尔也现身于主流大江边。他钓鱼从不带吃食,能入口的只有保温瓶里温度适宜的白开水。他的钓具都装在一个拎兜里,总重量不超过五六斤。

三把质地结实的短支碳素竿装在一个鱼竿套里,分别是2.7米、3.6米和4.5米,从外表上看还以为是一支鱼竿;竿套是老伴儿用瘦老头年轻时穿过的布小褂的一支袖子缝制的,红底配着黑黄相间的细条格,看起来很喜庆。

还有一支小巧的不锈钢竿架,一个轻便的小马扎,再加上一个自己改制的小遮阳伞,当然还有一个不大的鱼护。这些东西装在兜子里既规矩,拎着又方便。

这天,他来到了松花江的汊流——小河子。岸边坐满了一长溜儿钓鱼人,鱼护下水的却没有几个。鱼情不好还聚了这么多人,说明这里近几天一定出鱼了。

小河子直通大江主流,水中间深不可测,常年有大鱼出没,只是鱼的数量有限,多数钓鱼人耐不住静守的寂寞,不出鱼的日子人就少了许多。

瘦老头专挑人少的时候到这里钓鱼,每次都有不错的收获,或鲤鱼,或大鲫鱼,鱼护很少有空的时候。

即便鱼获少,只要钓到不够大的鲫鱼和怀仔的鱼,也不入鱼护,直接放回水里。

他还有一个多年养成的习惯,每到一个钓鱼的地方先打扫一番场地,把一些碍眼的东西收集起来放到隐蔽的地方,然后才开始钓鱼。

近些年来,钓鱼人遗弃的垃圾更是让他难以忍受,他便自备塑料袋,把他钓位附近的垃圾收集起来走时带走,放进公路边设立的垃圾桶里。

江边布满钓鱼人

瘦老头顺着江边走着,一直走到没有人下竿的地方。这一路上他见钓鱼的人普遍用的都是长竿,嘴角不由轻轻撇了一下,心里已有了数。他选好了位置,清理了一下场地,拿出马扎坐下。

支稳竿架后,他从竿套里拿出一把2.7米短竿,调好浮标,两只钩挂上蚯蚓,抛竿入水,把装在小塑料瓶里的酒米倒入掌心,瞧准方位,用力把酒米抛向立标儿处,然后开始静心等待。

瘦老头不抽烟,只喝点儿小酒,酒肴常常是他钓回的鱼。由于乘公交车出来钓鱼,他到达钓点基本错过了钓鱼最好的时间,他经常不到中午就收竿了,时间只有四个小时。

有时来了兴致,也有晚走的时候,只好饿上一顿。偶尔挨一次饿,他觉得很正常,甚至是一件好事。

饿一顿,晚饭吃得香,酒喝的也有滋味,更主要的是饥饿增强了身体的耐受力,同时激发了生命的活力。

不能出钓的日子里,他喜欢看电视节目中的《动物世界》,他从中悟出一个道理:不论多么强悍的动物,总有吃不饱的时候,哪怕是食草动物也常常忍饥挨饿。

可以说,挨饿是自然生命的常态,只有人类才摆脱了这种自然属性,过着一日三餐一成不变的日子。这种饱食终日的生活,却让现代人患上了许多难以治愈的富贵病。

白净的江鲫鱼

瘦老头正眯着眼养神,水中的浮标缓缓地送上来了,提竿中鱼,立时传来很有力的手感。他不慌不忙地遛鱼,鱼很快被遛到岸边,是一条少见的鳞片雪白的江鲫鱼,有两重!他心中不由暗喜。

瘦老头这些年钓鱼从不用抄网,遇到大鱼全靠遛鱼、手掐把摁、竿挑的功夫,很少跑鱼,这几招别人是学不来的。

遛到岸边的大鲫鱼,看似很轻松地被他一把掐住上岸,其实,他掐鱼的那瞬间,如同狮子扑向猎物那般的——猛、准、狠,没有半点的含糊。

如果这次不是钩小子线细,他就会直接把这条大鲫鱼从容地挑上岸。这条意外出现的野生大鲫鱼,似乎给瘦老头传递了信息,他立即更换了钩组。

这几年,这么大的野生鲫鱼即便是瘦老头也很难遇上,同样大的放生鲫鱼倒是时常钓到。瘦老头心里盘算着这条鲫鱼如何吃好,想来想去,还是原汁原味的家常炖吃着顺口。

不知什么时候,瘦老头一左一右都有了钓鱼人。他们见瘦老头用的是短竿,也效仿他用短竿。

大鲫鱼光顾

瘦老头皱了一下眉头,他钓鱼喜静,不愿意别人离他这么近,但大江是公共的,又不好说什么。

他想远离人群,可他的鱼获偏偏引来钓鱼人向他这里扎堆。

瘦老头又开始上鱼了,二三两重的鲫鱼接连出水。

这么大个头的野生鲫鱼在江里就算是大的了,通常一天也钓不到一条。瘦老头不时地往上拽鲫鱼,让身旁这几位后来的钓鱼人看得直眼热,怎么也理解不了连引饵都不用的光杆蚯蚓就这么招鱼?

他们哪里知道,他们没来之前,瘦老头往窝里又补了一把酒米。

瘦老头把水8边的垃圾装进塑料袋里,走时送到公路边上设的垃圾桶里

他的酒米是用几味中药泡制的,诱鱼有奇效,至于到底用的是什么,用量多少,用什么酒泡制的,这些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水里的浮标又不见了。这次,瘦老头破例站起身来,他双手握竿,竿身大弯腰,竿梢不时扎向水面。

一位钓鱼人拿着抄网跑过来要帮忙,瘦老头却说鱼不大,不用抄,大家有些不解地望着他。

鱼很快被遛到岸边,瘦老头顺着鱼劲儿,用力一挑,把二斤多重的红尾梢鲤鱼挑上了岸,看得大家目瞪口呆。

瘦老头掐鱼入护时,不知是什么原因,径自摇了一下头。

放生带籽的鲫鱼

这时,一位中年人走过来,弯着腰,笑着对瘦老头说:老师傅,不好意思,和您商量商量,您能把刚才钓上来的鲤鱼卖给我吗?

瘦老头白了他一眼,转过头说:我钓的鱼从来不卖!

中年人从兜里掏出一张一百元,陪着笑说:老师傅,我是真想买这条鱼,我用一百元买您这条鱼,按市场价您也不算亏,您老就帮帮我这个忙吧,我真的有用!

瘦老头有些生气了,冷冷地说:我说过,我钓的鱼从来没卖过,你给多少钱我也不卖!请别耽误我钓鱼,要买鱼你去别的地方买吧!

中年人直起腰,脸上露出失望,仍旧没有走开,似乎还有话要说。

在江里钓到一条这么大的鲤鱼对于别人来说如同中彩,在瘦老头眼里是件平常小事,他的鱼护里总有让人心动的鱼获,

他也曾多次回绝过想买他鱼的人,可还从来没遇见这么执着的买鱼人,不由动了好奇心。他瞧了瞧木立一旁的中年人,不解地问:你这么迫切地要买这条鱼干什么用?

中年人见有了一线希望,赶紧说:不满您老,这条鱼是为我爷爷买的……

公路边设置的垃圾桶

给你爷爷买的?你今年多大了?瘦老头打断他的话,有点疑惑地望着他。

我今年46了,是给我爷爷买的。中年人神情有些忧郁,我爷爷今年身体不太好,一直想吃纯正的松花江鱼,我去早市给他买过两次江鲤鱼,他吃后都说不是江里的,弄得我心里特别不好受。后来我特意到江边从渔船上买了两条大鲫鱼,心想这下算是保准儿了!可万万没有想到,爷爷看到鱼后,摇了一下头说,鲫鱼是放生的,劝我不要再花费心思了。我从小在爷爷身边长大的,想吃什么他都尽可能的满足我,如今他这么一点儿的想法,可我一直没做到……

中年人眼圈不由泛红,停了片刻,才继续说:我今天来江北就是为了买真正的江鱼,刚才亲眼看到您从江里钓上来这条漂亮的红尾巴梢鲤鱼,我心里想,这应该是纯正的松花江鱼了,如果买下这条鲤鱼,爷爷的心愿就能实现,我的心也就安了。老师傅,求求您,把这条鱼卖给我吧,我再给您加上一百!

没人下竿的地方

瘦老头望着中年人,赞许地点点头,感叹地说:真难为你的一片孝心了,你高寿的爷爷能有你这么孝顺的孙子真是有福呀,但这条鱼还是不能卖给你。

为什么?这条鱼对您也很重要?中年人有些不解,脸上露出了焦虑。

你误会了,这条鱼对我来说根本不算回事儿,任何人有需要我都可以送给他,但这条鱼不是真正的江鲤鱼,是放生的养殖鱼。你在早市上买的江鱼可能就是在江里打捞的放生鱼,或者是用江水养殖的二流江鱼,所以你爷爷吃后才会说不是江鱼。年轻人,经历过的味觉是不会骗人的,人的味觉和老歌曲一样,都会留下当年的记忆,你爷爷想吃江鱼不仅仅是为了好吃,更多的是为了过去的一份记忆啊!

中年人听完老人这番话,大失所望,十分沮丧地呆立在那里。

瘦老头的渔具包

瘦老头很同情地看了一眼中年人,安慰他说:你先别急,我鱼护里还有一条连我都多年没见到的一条纯正的江鲫鱼,不到一斤也差不多,这么大的江鲫鱼比江鲤鱼味道还鲜美,你爷爷吃后保证满意。冲着你这份孝心,这条鱼我送给你了!

这怎么行!这怎么行!您把这么难得的大鲫鱼卖给我就让我感激不尽了,钱您一定要收下!中年人激动得连声音都颤了,连忙把攥在手里的一百元钱塞给瘦老头。

我说过,我钓的鱼从来不卖!瘦老头不容置疑地说。说罢,拽出水里的鱼护,从里面捞出大鲫鱼,站起来,双手递给中年人。

中年人连忙从身上掏出一个事先准备好的厚塑料袋,撑开塑料袋的两只手不住地颤抖。

瘦老头下了一把短竿

望着塑料袋里这条鳞片凸显、体色银白、鱼鳍发达的纯正江鲫鱼,中年人五味杂陈,他费了许多周折也没能买到真正的江鱼,现在终于可以满足爷爷的这点儿心愿了!他眼里含着泪光,十分感激地望着慷慨割爱的瘦老头,身不由己地向瘦老头深深鞠了一躬。

周围立刻响起一片掌声。

瘦老头的眼眶不由一阵发热,中年人对爷爷的这份隔辈的孝心深深地打动了他。

瘦老头的鱼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