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探秘大洋深处的海中巨兽儒艮的神秘世界 水底的守望者17种二级保护野生淡水鱼的秘密

我国季风气候有着显著的性特征,钓鱼遇上大风天儿那还不是经常事儿吗?而且大风天尤以春季刮起来见长!俗话说"风三儿风三儿",这四五级大风一刮儿就是三四天!真的是让钓鱼人抓心挠肝儿!尤其是在大水库驻钓,这鱼儿还不能不钓!那么咋样儿才能变不利为有利!在大风中拖出鱼儿来呢?

2012年春季我在六峰湖驻钓,头一天儿还钓的好好的!二三两重的鲫鱼不断出水。但是第二天就不行了,气温由头一天的最高22摄氏度一下子蹿升到31度!除了早上六七点钟钓了会儿鱼,8时过后所有的鱼均停了口儿,连小杂鱼也失去了踪迹!更可气的是傍晚的夕阳竟戴上了"套儿",看那架势就不怀好意!果然,当晩手机上发过来的当地气象预报的短信显示:翌日开始将有三到五级大风。我靠!这不就等于说老子这趟儿白来了吗!

风是从早上6点钟儿开始刮的,湖区风起浪涌!不到1个点儿就在湖岸拍起了宽约3米的浑水带。赶早钓鱼的外县钓手们纷纷收竿儿掀帐篷!沒一会儿车响马叫人就撤了个儿净光!我在湖边蹓达出去有2里地儿,捡了一堆儿钓手扔的、落下的钓鱼小物件儿和一只纺车绕线轮,顺便儿还在水里捞出一件大抄网!见到这玩意儿我猛然想到,鱼谚上不是有"大风钓大鱼之说"吗?我将目光撇向那条浑水带,心想:"因何不在那儿试试!"

   在大风大浪里钓手竿儿,没有一定的定力指定让你不一会儿就钓的火起!即便像我这样子的独行狼,最终也架不住那漂儿在浪涌中跳街舞!狼狼(沒有狈了}不堪地撤离了阵地!走到帐篷跟前儿,在那一堆杂物内见到那只捡来的绕线轮,灵机一动!手竿钓不了钓手线!我就不信我也会拔寨走人。

翻出几枚大号鱼钩制成串钩连在绕线轮的大线上,将水边上捡来的那堆开好了的饵料杂七杂八地掺合在一块儿,使劲儿揉搓了一会儿,揪红枣般儿大一块上钩扔到浑水带的边缘。那儿水深约2米不到,水下有多蓬乱草但不挂钩!这头儿将线一直放到帐篷跟前儿,用渔刀砍来一根柳条儿,在上端开口夹线,绑上铃铛爱咬不咬!人躲到帐篷里翻阅钓鱼杂志。

不到10分钟!帐篷外传来"铛啷"一声脆响。我从防潮垫子上蹿起,掀开门帘望出去,见柳条儿已被拽躺下去了!忙起身出了帐篷伸手抓住渔线!水下那厮儿要线的劲头儿很大!一个劲儿地向深水扎下去。本老爷阅鱼无数岂能容其放肆,它要线我就不给!三下五除二将其拖上沙滩用脚踩住!哈哈!是1尾5斤多重的高背湖鲤!这厮儿在我脚下甚不服气,嘴一张一合地用鲤语"嘎巴嘎巴儿"地骂我。我一气之下,用绳子穿了鱼鳃将其蹲了小号!扔到水里反省去了。

就用这个办法,全天上鱼9尾逃了俩儿大的。9尾鱼大的8斤、小的3斤多,总重有五六十斤鲤鱼,几乎是正常天气下的3倍!而且在这个季节里3斤以上的鲤鱼很少钓得到!原由是大鱼不靠边儿。但教训是:手线遛大鱼的确就不是个儿物!遗憾的是没带海竿儿,否则那俩儿大的一个都没跑儿!

翌日如法炮制,上午钓了7口拖上来6尾,最后一尾硬是拽断了线逃之夭夭!这家什儿不对口仗就没法儿打!原本就不是奔着鲤鱼来的,为了减轻辎重大点儿的钩子都没多带!拽断了渔线也就没了钩子,最大的是7号的袖钩,钓大鲤鱼那不是扯吗!

准备不足也就没了再钓下去的兴趣!于是我点上支雪茄烟叼着在水边踱步,当走到帐篷的9点钟方向时,见水边儿有一片波澜不惊的地儿!细看之下才弄明白:原来它左侧水中生长着的柳毛趟子,就是这片儿柳丛抵消着不少左侧吹过来的大风,从而在它的下端形成了一片约2米多宽的正三角型夹角。夹角內水面虽然翻着波浪但无浪涌!一个念头在我的脑海中闪现:原本不见了的鲫鱼群会不会就躲在这儿避风呢?

于是,我拾掇好一支3.6米的手竿拉饵入水。此处水深不到2尺,平常没人钓这儿。但是此刻我还沒调好水线漂儿就被拽走了!提竿儿上了尾4两的大鲫!哈!有鲫鱼玩谁还钓鲤鱼啊,去他的鲤鬼子吧!我"咔叽咔叽"地往上拎着鲫鱼,嘴里哼着"向前向前向前,我__"。

虽然钓上来的鲫鱼大小都有,最大的也不过五六两重!但是比头一天钓上来的可是大多了,而且还不用打窝子!重要的是我又突发奇想,弃短竿子不用上了把4.8米的!就长了这么一米多,水深变为1.2米,但涌浪也大了。没办法!钓短子线重坠跑铅连上大鲫!多是七八两重到1斤的!中间还逮了两尾超过1斤半的大板子!

   到了傍晚,我带着的两个大鱼护和一只编织袋几乎装不下了!遂罢钓。傍晚,从下风口山崴子那边过来一个钓鱼的,是伊林的一个小伙子,他在那边的山旮旯儿也钓了百十斤鱼,正准备撤呢!打听我可否搭伴儿骑摩托走。看起来走运的不光是我一个儿!但是,要在夜间穿越上百公里的森林无人区,就连我这个儿独行狼也得谨慎为之,何况是疲惫之极!所以我劝他,驻一宿,明儿天亮再走。

大风天连鬼影儿都没一个,真是累呵!踏踏实实地睡了一夜,第二天上午太阳一杆子高了才钻出帐篷。意兴阑珊,正愁鱼获呢!背后的山路上下来两辆车,一行人提遛着装备来到湖边。原来是穆棱的几个钓友见今儿风小多了才组队上来!检查了我的鱼获后,其中的李洪说:"怪不得你小子的手机总关着,不用想都知道你在这儿!不过,这么大风你咋还钓这么多鱼"?"少费话!把我的鱼用车送到共和乡的客车上捎回去,赶紧的!"

尝到甜头,打那儿之后没风儿我还真不去钓,你想啊,春天钓大水库,鱼情好的时候也就那么几天儿,过了之后鱼就准难钓,原因是气温逐步上升后,一开始湖库的近岸气温和水温差不多少,加之鱼在冰层下饿了一冬会不加选择地抢食儿。

但用不上几天就会被钓手的大量窝食儿喂饱!白天鱼躲在近岸不靠前儿消化食物,晚间则游入窝子进食。就是这个状况也维持不了几天,由于湖区的气温整体抬升进度很快!太阳直射水面,其80%的热量被表层水吸收。而下层水此时不能得到上下置换,鱼追温上浮是为了消化夜间得到的食物,多呆在水表层之下不动弹!所以,在仲春之后,在大水库钓鱼越是好天气越钓不到鱼!阴天则更完犊子!

但是刮大风则立马改变这一状况!水在风力的作用下形成涌浪将上下层水强制置换。鱼群失去了消化食物所需要的水温,体内调节成觅食状态。加之浪拍堤岸卷起的泥土,带来大量的饵料正适合鲤鱼这挖掘手的习性!越大的鱼越是能抗得住浪涌!水越浑越能让大鱼放松警惕!而钓鲫鱼则要选避风之处。

在涌浪中用手竿儿钓鱼,近几年我总结了两种钓法:

一是在水比较清的情况下用悬锤钓,钓法主要是改进饵料的状态,使之打粘一些儿,搓小饵上钩。浮漂要选用大漂软尾儿,调高钓高,将钩子提离水底10公分,让其随着水流走。因其在风浪中形成的动态很强,加之饵小可让鱼一口闷儿!

二是在较浑浊的水体内钓跑铅!亦是钓高目。但不管是钓悬锤还是钓重跑铅,只要是浮漂在浪涌中有改变就要提竿子。但要记住:最好是钓清浑交界的地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