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钓饵上钩的秘密揭秘钓饵的魅力 钓鱼知识-掌握钓鱼技巧尽享垂钓乐趣

 

 

十三世纪意大利著名探险家、旅行家威尼斯商人马可▪波罗在他的著作中这样描绘我的故乡东平县:第三天的傍晚,便抵达东平洲镇这是一个雄伟的大城市,商品鱼制造品十分丰盛……大河上下,千帆竞发,数目之多,简直难以置信,只要观察河上的船舶,穿梭似地往返不断,确实就会令世人惊叹不已。

马可▪波罗17岁时随父亲和叔父历经4年多的千难万险到达中国,想不到这位旅游家竟在中国从西到东从南到北游历了17年之久。他到访过中国许多大中小城市, 东平湖是当时中国古运河(京杭)流经的一段水域。不仅当时在元朝如此繁荣,就是到了清朝乾隆年间,皇上拜过泰山御驾亲临东平湖专程又到戴村坝巡视时仍 是一派舟辑之利,日进斗金的繁华景象。

这里一直传说爱垂钓的乾隆老爷子见这里山清水秀,就在坝下抛钩垂钓了一番(南巡江南六次,次次垂钓过,为此西湖 畔至今仍保存有乾隆钓台亭,以此永念天子圣钓)。

这里几经疏浚,使运河畅通无阻。船如织梭,帆似白云,好一番龙舟驳船比肩、豪商富贾云集如诗画一 般的景象。官宦差事、文人墨客接踵而来到这州府富饶之地。

说道文人墨客,东平洲里曾培养出建安七子之一刘祯、父子状元梁颢和梁固、戏剧家高晓秀(其雅 号为小关汉卿)等一代名士,李白、白居易、司马光、辛弃疾、欧阳修、高适、柳宗元、苏轼这些大文学家、诗人皆在东平湖畔留下来笔墨和足迹。历史演义小 说家罗贯中《三国演义》一直是中国家喻户晓的经典名著,他的诞生被不少专家认为是税则国中的东平州县。

   笔者的家乡东平县从西周到现在已有 3000年的历史,她古朴的神韵给故乡披上了神秘的面纱。故乡的1/3为湖面,对今天的东平人来说,这些都是放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

今天,明清古街恢 复了,水浒影视城新建成了,博物馆、纪念馆都先后开馆了。我爷爷奶奶、我父亲诞生的老屋老院也改建成了青少年教育基地(抗日时父亲在这个院子里第一个成立 了县党组织),也请国务院原副总理同志提名挂上了牌匾了。上周我陪同已93岁的全国侨联主席庄炎林老先生亲临东平这个江北的著名鱼米之乡视察,泛舟 800里水泊上遥念当年水浒中的英雄豪杰。陪同的县政府领导,这里的一切他如数家珍:故乡大湖(209平方公里,加上湿地、湖区共400余平方公里),注 水量大40亿立方米,湖水则达二级水质,捧水可饮,清甜爽口。岸边出处栽杨柳种荷花,更有县城周围黄崖山峰万仞,如刀削斧劈,直指苍穹。崖下百年松柏苍天,百花齐放,白鸟齐鸣。

隋朝开皇七年(公元587年)雕刻成的巨佛,被誉为齐鲁隋代第一佛,当年入侵的日本军官到此也不敢佛上东土,也不得不下跪拜上。县委赵不断交口赞扬素有小洞庭之称的东平湖,说现在每逢节假日每天都有两三千钓鱼爱好者到湖边垂钓。湖里岸上港汊纵横,芦苇处处丛生,菱芡茂 盛,各种淡水鱼齐全,还盛产著名的东平圆鱼和淡水虾蟹,湿地中还藏有3万平方公里的原始森林。林在湖中水嵌林影,真是让各地垂钓爱好者泛舟垂钓,美不胜 收!实际上早在1998年,我就和参加国际泰山节的时任国家体委主任李梦华一起应邀到东平湖参加过垂钓比赛。屈指一算十几年过去了,县委的两位领导,这次 百忙之中请我和庄老先生一起品尝家乡河中野鲤甜藕饵雅聚,又令这里的垂钓高手刘洋涛主席打造处江北一流垂钓休闲中心。我想此时天时地利人和都到火候了,事在必成,两三年后再来东平湖也许素来跃进的东平人也可以在湖畔举行全国钓鱼比赛了。

我虽是故乡人,但自幼一直在外面求学、工作,并不 熟悉这八百里北国江南的水中岸边情况。最后刘主席还是选在湖岸上、水塘中邀我来垂钓。这里岸旁地势低洼,水源十分丰富,掘挖不到1米,皆已水渗泉涌。刘主 席陪我倒湖边的渔家乐垂钓。塘主姓陈,已从事捕鱼、养鱼和垂钓生涯30多年,拥有鱼塘20余处,且能从秘鲁进口鱼粉,自制不加任何有害物质的鱼儿饲料。他水中精养的鱼当然也先从湖中捕来,然后来喂养,同时欢迎各地钓客临塘垂纶。他还介绍在湖中这些鱼尤其是青鱼,莽冲之力应在草鱼之 上。好在前几天国土资源部原副部长贠小苏专门请我在顺义区一个拥有青、草混养鱼塘,对我进行了钓大鱼培训。那次两尾青鱼都在15斤左右,当时我首站虽然难 免切线、断竿(牵拉之时竟使超硬度碳素竿霎时四分五裂于掌中),却取得了宝贵的临场经验。这次东平湖畔再显身手,心里有了底了,加上刘主席7.5米的中国 钓竿,比较软些,不似北京集训是贠钓友所用手竿是特硬级碳素竿。东钓塘有2米深,东平湖中渗透过来的水也又甜又清,才养的出此等好鱼。

这10年来,塘主老 陈养的鱼在东平湖一代也算上乘,他的活鱼源源不绝用专备大车(充足了氧),运往齐鲁和河北各地,也远销河南和海南、贵州等地,甚至因为品质上好,也远销港 澳并出口到韩国和日本。鱼塘主老陈边聊边传授本地钓鱼经验。三四十分钟后,我停止聊侃,因为我的阵地有动静,浮漂沉稳扯向左方,没入水中,此时不下手 还待何时?!我抖腕、扬臂、起身,这家户又沉又重,钓竿不断弯曲,扯不动——是尾大鱼中的了。我岂敢小瞧,看尖梢线往塘中深水拼命逃窜的绝招,就是欲 形成拔河状态才能时而有逃生者。我急忙往右边无人处牵引,钓线又呜呜发力作响,虽很难扯动这水中物,但岂敢有半点放松?好不容易拉扯左去,它却 企图从右路突围逃生,搏击中浪花已显出巨大黛色背鳍。

我急忙在往左拉,竿尾已牢牢顶住右大腿根,以求有最佳支点才能与至搏斗,手竿已形成45-70度 角。我双手发力左拉右扯,两三个来回先泄了水中精灵的威风。我判断,陈主席竿软中有弹性,钩也系得牢固无比,于是较放心地与其周旋。这大鱼上钩后,钓友的 心理素质最重要,不能慌乱,不能兴奋得忘了钓大鱼的以上基本要点,稳住阵脚,就能牵引它走横8字,消磨掉他奔窜的巨大冲击波。这样,在20分钟里,几次出 水翻掀它的青白色肚皮,已磨掉它成的斗志和力量时。在令熟练的池塘主人和陈主席各持结实大抄合围它。一定得抄准头部不会让他最后调头一搏,饵做困 兽之斗,以借机逃窜或断钩切线或致竿尖折、竿身断。就这样,这尾12.5斤的大青鱼中鱼被我这个东平人擒获入护。

如此这般两小时,我在东平 湖畔大显身手,擒获了再13斤上下的二青一鲩。放眼东平大湖,水在潮汐下也波浪涌岸,让我心中豪逸不断,著名水浒中的诗又在眼前滚翻:白苹渡口,时闻渔 父鸣榔;红蓼滩头,每见钓翁击楫。楼畔绿槐鸣野鸟,门前翠柳系骢……——我家乡美景中的水上渔家又出现了。